主页 > 研究 > 正文

领主世界:大火的元宇宙跟你我有什么关系(万字长文)

来源:软件日报 2021-06-16 热度:

通过现实世界的平行时空投射,创造了一个新的平行时空,领主世界中的资产分为:数字领地和数字领域。2021年6月领主世界第一季“无穷的开始”上线。

作为第一支元宇宙概念股票,Roblox于今年3月11日在纽交所上市,首日估值就高达450亿美元。一夜之间,元宇宙(Metaverse)在投资圈与互联网圈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。就像腾讯CEO马化腾说的那样:“虚拟世界和真实世界的大门已经打开。”

元宇宙30年发展历史

· 元宇宙的概念最早是由科幻作家Neal Stephenson在他1992年出版的著作《雪崩》(Snow Crash)中首次提出这一概念。在小说里,元宇宙是指脱胎于现实世界,又与现实世界类似,并且始终在线的虚拟世界。

· 2002年,RealNetworks公司前CTO(首席技术官)Philip Rosedale通过Linden实验室开发了一款名为LindenWorld的游戏,这款游戏就是大名鼎鼎的Second Life的前身。后来的Second Life这款游戏让玩家有幸一窥元宇宙的究竟,玩家可以在游戏中做很多现实生活中的事,像吃饭、购物、旅行等。Second Life给了全球玩家一个可以无障碍沟通交流的虚拟世界,元宇宙初具规模。

· 2007年3月,中国迎来了自己的虚拟世界HiPiHi。和Second Life秉持的概念一样,HiPiHi的居民拥有一块自己的土地,在这片虚拟大陆上他们依靠想象和创造力建设自己的桃花源。

· 2007年,中国自主研发的3D虚拟社区Novoking上线。里面的居民被称为“Novo族”。这个虚拟社区更像是现实生活的翻版,“Novo族”在私人领地过着悠闲的生活,还可以在虚拟社区里聊天、交友甚至是结婚。

· 2008年,Google推出了社交虚拟环境Lively,主要功能就是用户可以在3D聊天室畅所欲言。在Lively中,用户可以建立自己的3D房间,添置家具等,甚至还可以增加主题音乐。用户也可以访问其它人的房间,传送图像和视频内容。很遗憾这个虚拟环境4个月后就关闭了。

· 2009年,uWorld诞生,这是一个存在人机自然交互NHCI(Natural Human Computer Interaction)的类矩阵世界(Matrix-kind World)。在这个类矩阵世界,uWorld带给用户一场无风险的虚拟化生存竞争体验,以及低成本的高端生活体验。

· 2011年,Roblox横空出世。它兼容了虚拟世界、休闲游戏和自建内容。截止到2020年9月,Roblox共有全球700万开发者制作了1800万款游戏,1.7万游戏用户在线时长超过1万小时。

· 2016年,基于兴趣图谱和游戏化玩法的Soul上线。它提出“社交元宇宙”概念。在“社交元宇宙”里,用户可以尽情地展示他们的才华,而不用受到比如位置、年龄等物理特征的限制。前不久,Soul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招股书。

· 2019年5月,领主世界开始内测,与Second Life 和 Decentraland不同,“领主世界”似乎汲取了历史上虚拟产品的教训。通过现实世界的平行时空投射,创造了一个新的平行时空,领主世界中的资产分为:数字领地和数字领域。2021年6月领主世界第一季“无穷的开始”上线。

《领主世界》数字领地

· 2020年,一个区块链驱动的虚拟世界Decentraland问世,它完全由用户建造、拥有和盈利,并由以太坊区块链提供动力。在Decentraland中,用户可以购买数量有限的称为“LAND”的地块,然后依靠他们在“LAND”上创造的东西获取收入。在Decentraland中,一块数字领地的价格,一度高达4万美元。

 

关于元宇宙的访谈

日前,我们采访了《领主世界》制作人Galan。

Galan在访谈中首次提出“元宇宙六大特性”,并预测未来大部分人都将生活在其中。在元宇宙中,用户可以体验与现实世界相似程度很高的元宇宙虚拟空间,还可以在元宇宙中进行创作、社交、娱乐活动。元宇宙成立的核心在于其对虚拟资产和虚拟身份的搭载。而支持核心的主要技术离不开区块链。以下是Galan的精彩观点。

问:究竟该怎么说清楚元宇宙是什么?可以理解为它是一款虚拟世界游戏吗?

Galan:感觉现在元宇宙的猜想变成了一种科幻小说大赛,这样的故事在人工智能领域也上演过很多次。我觉得3D体验是未来很重要的一部分,但它的底层还根本上是利用新的信息技术构建新的社交身份、用户信用,降低交易成本,为更多的个体创造一个新的数字生活方式。

我把它理解为互联网的升维,游戏的降维。

历史上曾经出现过很多虚拟世界的游戏,它们都具备元宇宙的雏形。但是它们跟今天说的元宇宙有共通有差异。今天说的元宇宙,有一个很重要的标准:连接现实。

向实扎根,向虚而生。它一定不是空中之城。

为什么我们会认为《头号玩家》中的”绿洲“是元宇宙,因为它的经济系统和社会关系与真实世界是连接的。为什么我们会认为Soul是元宇宙,它也没有3D游戏化的场景,但是它创造了虚拟社交时空,也和现实世界有连接。

如果纯粹创造了完全不存在、与现实世界没有连接的虚拟世界,比如纯粹的游戏,玩家在游戏世界中是一个”妖怪“,而不是连接现实世界、重塑身份ID,这是虚拟世界,但并不是所有的虚拟世界就是元宇宙。

再从产品进化的角度举一个例子:

假如时间回到2005年,有一家公司要做一个既是MP3又是照相机,既是手机又是PDA(掌上电脑),既做操作系统OS又做软件开发工具,既是软件商城又是开发者平台,我们会觉得这家公司疯了,匪夷所思,每一个单体的应用,都是需要一个大公司来实现的。

然而这个产品在2007年发布了,它叫iPhone。

我们可以类比说, iPhone为代表的智能手机承载了后来几十年移动互联网的“元宇宙”。

所以我非常赞同一种说法:元宇宙是互联网发展到今天的集大成者。

但是,正如iPhone不是那些模块和产品的拼接,不是诺基亚手机绑了一个触摸屏这么简单的逻辑,元宇宙也不是社交、游戏化、电商、可视化、区块链技术的拼接和堆砌。

在团队内部,我画了两张示意图来描述元宇宙是什么,如图所示,这张图的最内核是实业,我们的物理世界,蓝色的圈层是今天的互联网,外层的节点网络代表元宇宙。

可以说,元宇宙是互联网之外的又一个互联网。人们网络世界的命运共同体。

但它并没有抛弃、颠覆或者淘汰互联网,相反,它在互联网和实体经济的外围,创造了一个新的、轻盈的网络时空。

过去我们试图在互联网内来解决的平台孤岛化、个体权益和存在感的湮灭现象,会发现越来越难。

图片示意引自国盛证券宋嘉吉《区块链行业:元宇宙,互联网的下一站》

 

过去的互联网模式是这样的:A平台用户,B平台用户,平台是中心,用户是隶属于平台的,它是平台中心化。

而在元宇宙这种分布式空间,用户是中心,是以用户为中心来连接那些ABC应用,就像现实世界中,我是消费者,我可以自由的在各个商场穿越,我们不会说我是A商城的用户,我到B商城需要重新换个身份证。

今天有了新的技术和商业模式支撑,在一个更高的纬度重新建立连接,很多问题就会变得更简单。

 

数字领地,元宇宙的财富和经营空间

问:元宇宙的“数字领地”是什么?在其他的互联网产品中就没有这种概念和描述。

Galan:从互联网角度说,每家产品的定义不一样,“数字领地”的本质其实是一种社群会员制,说破了就像过去的代理商,省代理,城市代理,现在到社区代理。它是一种数字经营范围的可视化的展示方式,也可以用到游戏化的部分,它在某个阶段,在用户层面是会隐藏在下面的。

但是仅仅是一个“小代理”这种思想,又不能说明本质问题,它的本质还是共同经营一个平台,和代理商的层级制度还是不同的。

过去的互联网产品,可能没有“空间”这个概念,但常说的“我的博客我做主”,也是一种信息层面的领地思想。不过是这种信息聚合的账号是可以无限注册的,非稀缺性的。

在未来3D元宇宙的空间概念中,那是又是一个可视化、可建设的。

但不管怎么说,空间是稀缺的,唯一性的。数字领地也是稀缺的唯一性的。

至少在“领主世界”的数字领地的空间概念,是现实世界在元宇宙时空的映射,它首先就先天性的继承了现实的意义,而不是空中之城,所以斯提芬森(Stephenson)最初对元宇宙(Metaverse)的定义就是现实世界在平行时空的映射。

问:Roblox创始人说他做的是教育产品,拼多多创始人黄峥说他做的是游戏产品,那么领主世界做的是什么产品?

Galan:我们做的是个体经济。

领主世界是一个新型的商业系统,而且我觉得这样一个商业系统由中国团队发起更好点,一些移动互联网商务的经验,可能会融入其中向世界推广。

每一个人在领主世界里,可以通过数字资产来创造财富。这和现实世界的经济系统非常相似。凭借区块链技术,领主的虚拟权益是有保障的。用户们创造的虚拟财产是可以脱离平台的约束而进行价值传递。

我们认为人是“元宇宙”的基本单元“元器件”,我们很容易理解的是一个人的价值比如通过工作打工,生产产品来销售,这属于社会公认的价值交换。

但是有一些虚拟的数字化的,比如创意创作、经验以及品牌等等,也有渠道和办法来保护和变现,成本会非常高。

如果在元宇宙这样的数字世界,能够通过一种新的技术形式比如区块链确权,智能合约约定契约,通过一种新的商业模式流通的话,对就业和个人价值实现都是有很大帮助的。

我觉得大公司会越来越大,小公司会越来越多,个体经济则会以指数级的方式增长,我们是从最小的一个点上来思考,假如我今天没工作了,我希望在互联网上做点什么能养活我自己的话,我需要一个什么样的数字世界。

我发现我成不了网红,当不了大V,又不会唱歌跳舞说段子,像我这样的人应该是大多数。

我觉得我们的互联网滞胀了,互联网的长尾不但沉没了,也被截断了。

一方面信息采集特别容易,但是有效率和深度越来越不足,一方面价值输出就特别难,并不是没有需要,而是交易成本太高了。所以我就想我们自己做个工具吧。

 

六大特性构成元宇宙

问:我们从网上看到了不同的公司对元宇宙特性的解释,有8个特性的,7个特性的,但看到您在微博上解读了6个特性,能详细说说吗?

Galan:首先我觉得他们的解释都是对的。

每家元宇宙公司构建的产品形态不同,使命不同,就像Roblox就特别强调身份和朋友,并把它们分别列为两项,它的产品和用户群体毕竟年龄段比较小吧。

我们把社交关系和交易关系,合并在“社群”这个概念中,在成人世界中,身份取决于你所在的社群交集,人们是多身份的扮演者,至于朋友,更多是社交圈层和交易关系各种组合。

社群是现实世界和数字世界的基本社会单元。这是底层逻辑,不会因为构建了一个数字世界元宇宙而改变。

我认为元宇宙有六大特性,分别是Lore(世界观)、Community(社群)、Reality(虚拟中的真实)、Flow(心流)、Civility(文明)、Self-evolution(自我进化) 。

Lore(世界观)

元宇宙在今天突然走在将要火的前夕,是因为一些社会条件成熟了:5G/6G,智能手机普及且它的算力大幅提升,以中国为例,智能手机用户覆盖率超90%,中心化传统互联网增长乏力弊端突显,分布式技术逐渐成熟……

Community(社群)

社群对元宇宙是一种新生态的形成,元宇宙的社群就像人类从家庭走向部落,从信息采集走向信息加工业,从农耕采集走向小工业化,互联网前30年都在开发工具,这些工具的共性是信息采集交换,互联网近20年都将是信息深加工业,社群,是基本的协作方式。因同类而社交,因不同而结新群。

Reality(虚拟中的真实)

元宇宙中的”真实”,它可以承载多重身份和多重价值,元宇宙不但有真实的角色,还会连接到真实的人类需求,如Roblox连接教育,领主世界连接个体经济。希腊神话中有个大力士叫安泰,地母该亚的儿子,他的神力来自大地母亲,一旦离开大地,他就力量全无。如果我们要把元宇宙看作一个无限游戏的话,它的根应该在现实世界。

Flow(心流)

这里说的心流,和游戏的心流类似而不同,我举例说一下什么是心流什么是沉迷,我们被窗外的突发事件吸引了注意力,看了很久,这是沉迷于某事的状态,游戏会让人沉迷但未必是心流,心流是积极心理学的范畴,主动参与的,而不是被动的沉迷,就像全情投入的钢琴家在演奏,全情投入的作家在写科幻小说,它是建设性的,他们是为了自己完成这个作品,而不仅仅是为了表演。

Civility(文明)

元宇宙的文明,包含了社交关系、社群关系、资产确权、治理模式和经济系统,甚至还会包括元宇宙的基本价值观和理念。我个人认为,如B站的up主,快手的老铁文化,元宇宙也会有自己的语言文化,这是文明自然涌现的结果。

Self-evolution(自我进化)

Evolution,准确的翻译是演化,进化更通俗些,为什么一定要强调自我进化,因为我尚不十分确定,比如人类的出现,是不是完全的自然进化,所以为了与达尔文的演化思想区分,我特意强调了元宇宙的自我进化:它基于开源的分布式技术,如区块链等公共数据的开放性,来规避“平台如果犯错”的惯性。只不过,这里可以肯定地说,这里的自进化,是平台海量的开发者共同创作、多样化繁荣的结果,并不是什么也不做,它就自己演化的意思。

 

元宇宙的时机

问:为什么选择现在这个时间点做元宇宙?

Galan:从技术发展角度看,元宇宙的发展并不顺利。好在当初制约元宇宙的技术现在都到了成熟的阶段。现在的可视化技术,5G技术、以及区块链技术、人工智能等技术都成熟了。加上互联网用户基数非常大。再往前10年、20年,没有普及智能手机,网速也不快,互联网还停留在基础资讯获取阶段。

但是今天元宇宙的诸多技术支持是否是一定成熟了呢,我分析是并没有,但我一向认为,是刚刚有萌芽,勉强能用,跌跌撞撞的,最后应用做起来之后,再反过来推动了技术成熟。

就像前些年的云计算技术,10年前大家都觉得这是一个很遥远的甚至”50年都难实现”的事情,但是今天回头来看,不论是亚马逊云,阿里云,华为云,都是市场倒逼技术成熟。

每个网民以后都生活在元宇宙

问:元宇宙跟我们普通人有关系吗?

Galan:不能说跟每个人都有关系,但一定跟每个网民都有关系。

20多年前,相当多人们会认为,自己不需要互联网,或者每天没有那么多电话要打,元宇宙似乎还很遥远,但是今非昔比,人类已经整体性的半只脚跨进了数字世界,正在从信息采集的文明阶段走向信息加工的文明阶段,未来绝大部分人都将生活工作在元宇宙中。

过去互联网用了二三十年完成了全球普及,在互联网数据海洋之上构建元宇宙,它的速度会比互联网要快得多。

 

一个大家都可开发的元宇宙

问:领主世界上线为什么叫“第一季:无穷的开始”?好像电视剧一样。

Galan:最初我们也是想一上来就构建一个3D的虚拟世界,一艘飞船穿越虫洞,降落在一颗行星上,我们如何在那里构建一个新世界,AI和我们伴生,它们不断的学习、进化,我们就想看看,最终是人类主导了那个世界,还是AI主导了那个世界?那个故事跟谁说谁都兴奋,但实际在做的时候,就发现如何从0到1的构建一个数字世界,违背了从简单到复杂的产品思想。

而且我总是觉别扭的是,如果是完全虚拟的一个时空,它没有根。毕竟我们不是想做一个游戏。

于是我就想呢,一定要扎根到现实,剧情设计能不能像电视连续剧一样,我们一集一集的讲,这个剧情是不断地发展的,这样可以把我们的故事延长时空讲出来。所以就有了第一季第二季,目前我们规划了18季。

在元宇宙里每季故事都不一样。这就是为什么用“季”来定义版本更新的原因。作为开发者,未来我们会开放平台,让大家都来开发元宇宙。这样元宇宙的故事会变得丰富。

之所以叫“无穷的开始”,是因为未来是由无穷无尽的想象力,而领主世界只是无穷想象力的一个小小的开始。

我们认为,元宇宙未来的想象力一定是超越我们自己今天所设想的,所以给它的第一季故事起了一个科幻的名字:无穷的开始。

这事现在太大了,越说越大,前面说的科幻小说大赛了,但是这是一个工程问题,我们花了很多时间来构建底层的逻辑,做了特别多的尝试。

基本的算法,基本的框架,基本的关系,基本的商业原则和基本的边界,比如我们只做商业和游戏化,还不是纯游戏,不做新闻传媒以及一切政治言论和符号都不能在我们的平台出现。

总要有个开始,要有一种“吾欲之南海一瓶一钵足矣”的精神。

就像有款游戏叫《孢子》,最初特别简陋,从单细胞生物,演变为复杂物种,发展城市,探索太空等等。但超级玛丽就不会演变为复杂物种和城市,因为它们的底层基因是不一样的。

问:随着技术成熟,未来的元宇宙会是什么样子?

Galan:我把元宇宙分成了四个阶段。

第一个阶段:个人化。每个人都能拥有资产,因为现在的元宇宙是一个非常宏大的世界。每个人在元宇宙存在的价值可能是传统互联网的很多倍。因为最初元宇宙人数多、资源也多,每个人的空间也会变得非常多样化,可能性就会变得更大。

第二个阶段:共营。用户会和我们一起共同经营这个平台。大家说的比较充分。

第三个阶段:开源。最终我觉得不论从安全角度还是从开放性,开源是软件发展的必然趋势。有时候可能我们也会思考,作为领主世界Core团队,我们必须得能够接受我们并没有那么重要这个事实。

第四个阶段:AI化。我们会在现实世界中见到虚拟世界中的虚拟AI——-它的大脑植入了机器人,我们也会在元宇宙世界中看到现实世界中的另一个“我”。因为区块链和AI技术的结合,大脑永生,是可能会实现的。只是我觉得这个AI的大脑,应该是我在元宇宙世界中训练出来的大脑,从网上push给洛杉矶或者火星的一个机器人,让它帮我去参加一次聚会,完成一次太空旅行,租借它的“肉身”。

可以预言的是,随着元宇宙产品的演化,就像今天我们不接入互联网感觉就没法生存一样,未来不接入元宇宙,我们就失去了数字生存的土壤。到那时,绝大部分人类都会生活在元宇宙当中。

后序:截止发稿日:领主世界10万+数字领地被元宇宙居民抢占,并且这一数字还在快速增加中。自领主世界开始小范围邀请制公测以来,用户每日50%的增速增长。

我们也访谈了一些“领主”,问他们为什么要占领很多数字领地,出人意料的是,他们根本不关心元宇宙的概念,甚至并不知道这个词。他们在乎的是,这可能是下一个新东西,设计的也很巧妙,看到实际的用途也有很大的想象空间,“日本东京的数字领地一天就被抢光了。”

也许这就是互联网产品的魅力,最初的都是” 玩家”,谁能想到最后抖音能带货这么火。不知道元宇宙以后会带什么。对新生事物,往往起初看起来没什么,我们没有看到它底层的东西,不得而知这个故事会怎样演绎。

据我们在网上搜索,“领主世界”是邀请制,在贴吧、微博、QQ空间……时有索要邀请码的。

微信朋友圈里领主世界信息量只有外网的1/100,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思考的现象:难道是现在的年轻人更能理解数字世界的价值,向实扎根,向虚而生?

领主世界 元宇宙

您还可能感兴趣的文章:

Copyright © 2018 软件日报 版权所有  技术支持:NewsCMS